微信分享图
  • 首页 >
  • 重要通知 >
  • 样本的价值:见证了时代洪流的一件杰构——读张大千赠崔锡麟《番女醉舞》

样本的价值:见证了时代洪流的一件杰构——读张大千赠崔锡麟《番女醉舞》

发?#38469;?#38388;:2019-06-13 16:55:18 新闻

微信图片_20190613165351.jpg

3095

张大千 番女醉舞

Zhang Daqian

镜心?设色纸本?1943年作

mounted; ink and color on paper; painted in 1943

79×36 cm.?31 1/8×14 1/8 in.?约2.6平尺

RMB: 1,800,000 - 2,500,000

【题识】茸茸狸帽遮眉秀,白粉故衫拖窄袖。金樽一滴九回肠,柳眼半迷双中酒。客里看春花影瘦,元夜灯昏风定后。婆娑倦态趁轻尘,罗带红随腰贴逗。《木兰花令》。壬午元夜塔尔寺看酥油花灯,复观番女醉舞,赋此。越二年,癸未秋日复为叔?#34923;閑中?#22270;,即乞正之,时将?#25925;?#20013;,倚装?#35782;?#24184;谅幸谅,张爰。

【印文】张爰、大千居士

【说明】

1.崔锡麟上款。崔锡麟(1902-1987),字叔仙,江苏高邮人,是闻名全国的作家汪曾祺(1920-1997)的亲姑父。1931年奉张?#22763;?#25104;立“仁社?#20445;?#19982;张竹平、徐逸民等人同为该社主持人,系青帮“通”字辈大佬。1934年冬,与徐逸民、范文藻、杨宝璜、邱汉平、韦敬周等帮会同仁在上海筹建洪门五行山。后任行政院简任组长、财政部中国农民银行董事长、第二集团军少将参议。“八一三”抗战期间,崔转任国民党三十二师少将参议兼三十二师司令部驻沪办事处处长,负责劝募抗日军用物资,送至前线,为此受到蒋介石先后两次接见。1948年重组“仁社?#31508;保?#23828;锡麟与徐逸民等均为理事。1950年崔锡麟自香港起义归来,1955年因潘汉年事入狱,1981年平反,后定居高邮故里。

崔锡麟与国民党政界军界高层往来极多,尤其是任职兰州?#20445;?#19982;吴稚晖、于右任、居正、蒋经国?#20540;?#31561;相当熟稔,吴、于多有赠书;他早年主持“仁社?#31508;保?#38889;复榘即为社?#20445;?#20182;又与黄琪翔、朱绍良、蒋鼎文等交相莫逆。崔又嗜好丹青,因此张大千、丰子恺、潘絜兹等常为其座上宾,时有酬作。

2.徐逸民旧藏,此作为原裱工。


民国时的上海滩,是政党、帮会、金钱、洋人的天下,共同构成那个时代的波诡?#26399;?#21644;光怪陆离。来自全国?#37221;?#19990;界各地的有产或无产阶级,均蜂拥而至,希望在那时上海的霓虹灯下攫取?#32422;?#30340;一杯羹,由?#25628;?#20986;一幕幕有关家国、生死、爱恨、情仇的大小戏码。严格?#27492;担?#26469;自距上海300余公里外的高邮乡下的崔锡麟,并不算是这股大潮里的佼佼者,?#36824;?#20854;头?#36731;?#23896;,以一身而尽兼帮派大佬、军政要员、银行巨?#21360;?#20025;青雅客数种鲜艳角色,且随时随地切换自如,倒也是十分了得的功夫——尽管?#23383;?#21518;他逐渐被新的历史潮流裹挟、吞噬而至于籍籍无名。


微信图片_20190613165330.jpg

于右任题赠崔锡麟照片



崔锡麟(1902-1987)字叔仙,是后来闻名全国的文学家汪曾祺(1920-1997)的小姑父。从名字和表字来看,足见崔家父?#23057;?#20854;寄托颇殷。?#36824;?#22240;为资料暂付阙如,叔仙?#22764;?#24188;年及青年时候事迹颇不可备?#36857;?#20294;其长袖善舞的天才早早?#22242;?#21187;生出。?#24433;?#27954;人布赖恩·G·马丁所著《上海青帮》一书所引崔锡麟在上海拜青帮“大”字辈大佬张?#22763;?865-1944)为师时自撰的门生帖内容,即可窥豹一斑:

门生崔叔仙(字锡麟),32岁,江苏省高邮县人,承杜凤举军长和戴介屏师长介绍,自愿在张老太爷镜公麾下为徒,终身聆训,听候驱使。



微信图片_20190613165336.jpg

上海青帮都“雅好”艺术,图为?#24179;?#33635;、杜月笙等人与

蔡元培、叶恭绰等人在上海美专学校前合影。


崔帖中所列杜戴两中?#21496;?#31995;张?#22763;?#38376;生,其中杜凤举为鲁系军阀张宗昌麾下(曾任直鲁联军第十军军长)悍将,虽然军阀混战中败给过陈调元,似乎对其?#36865;?#24433;响不大。彼时崔年方而立,却能使杜凤举之辈为中人,其交际手腕自然不可小觑。

另据《中国帮会史》,似可确定崔锡麟入张门是在1933年:

1933年西北军二十五路总指挥军官崔锡麟经张?#22763;?#38376;徒杜凤举军长、戴介屏师长的介绍赴沪向张?#22763;?#36865;上门生帖?#21360;?935年已在上海的时事新报、大晚报、英文大陆报、申时电讯社四社总管理处工作的崔锡麟,参加了张?#22763;?#24320;的大香堂,由张的门生成为正式的门徒。张?#22763;?#30340;门徒上海警备司令杨虎、?#24179;?#33635;、四社总管理处负责人张竹平、汪禹丞之子时事新报总经理汪英宾、中国邮政储金汇业总局主任秘书季自求及南京的韦作民、张竞立等人参加了此次香堂。在外省的蒋鼎文、陈铭枢、韩复榘、孙桐萱、王修身、戴介屏、杜凤举等委托同参弟兄代表参?#21360;?/em>

香堂开过后,有人提议以社团法人的形式组建“仁社?#34180;?#36825;一提议被张?#22763;?#25509;纳,遂由张竹平、韦作民、徐逸民、庄铸九、季自求、?#29575;刂尽?#23828;锡麟等七人为筹备委?#20445;?#20161;社社址在福煦路(今金陵西路)383号。

则崔在入张门之前已经少年俊彦,贵为西北军二十五路总指挥,可见发迹极早。由此,一个在随后的历史舞台上奉上相?#26412;?#24425;和热烈演出的重要角色?#23781;?#20986;世,崔锡麟也就被推向了幕前,他精心?#25345;?#32534;造的关系网?#37096;?#22987;成形。从此时开?#36857;?#30452;至1949年,崔锡麟的人生就如上海滩的霓虹一样五彩斑斓,他上可通天,先后被蒋介石两次接见,任职兰州时又被李宗仁、于右任、居正等国民党政界军界高层引为友侪,至于朱绍良、韩复榘、黄琪翔等封疆大吏,更不在话下。陈其昌?#22764;?#21457;表在《高邮日报》的文章《说说崔锡麟那些事?#20998;?#20851;于这些事情有比较细节的描述:

崔锡麟在兰州任中国农民银行经理并兼中央?#20154;?#34892;管理处兰州分处委员?#20445;?#25509;待应酬成了常态。?#20808;唬?#23828;锡麟偕?#21491;?#36941;访(游)陕、?#30465;?#23425;、青各地,受到各省主席款待。在兰州,吴稚晖在崔锡麟?#39029;?#39277;,挥毫存念;于右任也是常客,为崔锡麟的两个儿?#26377;?#20102;两纸“同心同德?#20445;?#19978;款竟然称“开元开明世兄?#20445;?#35753;崔锡麟担受不起。居正住在兰州蒋介石前妻姚冶诚处歇夏,常到崔?#39029;?#39277;,并题诗以志,诗的最后两句为“行来尝遍兰州味,特别崔家狮?#27833;貳薄?#33931;经国、蒋纬国也造访过崔家,崔锡麟也请他们吃饭。

?#29575;?#19982;晚年崔锡麟交善,其说据自崔氏本人,就此可以窥豹崔之能?#20426;2还?#20110;近现代艺术?#33539;?#35328;,作为样本的崔锡麟更高的价值在于他是那个时代的活化石,在各个艺术家的笔下继续璀璨。陈其昌又略述崔氏与文?#25112;?#35832;位关系:

对待路过兰州的画家,崔锡麟则出于酷爱书画艺术,必定拜访、接待。张大千、丰子恺、潘絜兹等都曾是崔家座上客,且有画相赠。1987年元旦(即崔锡麟辞世当年),崔锡麟寄给潘絜兹的诗中有?#20843;?#21313;五年?#27515;?#21035;,皋兰旧雨半飘零”的缅怀和感?#23613;?#23828;锡麟去世后,潘寄来挽诗和跋。诗云:“金城订交五十年,管鲍高义薄云天。邦国多难成大节,谁人不?#32769;壬?#36132;。扫尽阴霾迎丽日,结社盂城诗如泉。空梁月冷人归去,极目南天涕泪连。”身居北方的潘?#22764;?#21482;能遥望南天,以诗代哭。

微信图片_20190613165406.jpg

《番女掣庬》,108×73cm,

保利香港, 2012年秋拍,成交价4830万港币


1943年从敦?#22836;?#34560;后,张大千每以所作赠人,应接不?#23613;4右?#26377;的资料看,所赠?#36824;?#23665;水、花鸟,大都?#24717;?#20043;作,少量赠一时俊彦的,或幅巨,或工精,但题材亦不出花鸟山水之类;而以摹敦煌人物作赠?#33487;?#32477;少,番女题材之作更绝无仅有,一因此题材费时劳神耗力,一因所赠难得其人。此幅1943年忆前年塔尔寺观灯赏舞作赠崔锡麟,大概是近年所见该题材惟一一件真绝之作。眉目刻画、衣纹描摹、色墨交相,均已臻化?#24120;?#34429;尺幅稍逊,但毫不影响它成为张大千的仕女画代表性作品,尤其是敦煌之后的复古仕女题材。

微信图片_20190613165413.jpg

《凤箫图》,116×65cm,

香港苏富比,2013年春拍,成交价7404万港币


检诸张大千各种画集,敦煌之后的仕女画大抵三个类别:其一,拟敦煌壁画之类,以观音造像为最多,?#32422;啊?#39321;供养天女》、《惊才绝艳》、《凤箫图》等;其二,揉以敦煌壁画之法、描摹刻画现代摩登仕女之类,其赠冯?#20826;亍?#20462;竹仕女》、《摩登仕女》、《翠袖?#20804;?#22270;》等是;其三即番女题材,大致分为二种:1、掣庬,如《番女掣庬》;2、醉舞,如《蕃姬醉舞》及此幅,苏富比今春刚成交的?#37117;?#20065;舞》亦可归于此。而?#37038;?#37327;上来看,“番女醉舞”题材是张大千仕女画中最少的,目前可见屈指可数。

微信图片_20190613165420.jpg

?#35835;?#25958;煌观音像》,189×86cm,

香港苏富比,2018年秋拍,成交价4804.5万港币


张大千?#26377;?#26234;述及乃父醉舞题材之生活现实来源称:

……逗留塔尔寺期间,正逢春节前后,各?#20540;?#27665;族身穿民族服?#30333;?#31243;到寺朝拜。?#22764;?#20056;此机会带本?#23588;?#36895;写。有时还冒味地走进蒙、藏、土?#33592;?#30340;帐篷里作客。他在这一段时间里,以少数民族生活为素材,作了许多速写。日后创作这类的作品,即始自西宁塔尔寺之行;相信亦根据他所累积的速?#27492;?#26448;而成。

微信图片_20190613165425.jpg

?#37117;?#20065;舞》,100×53.8cm,

香港苏富比,2019年春拍,成交价1517.5万港币


张大千自题所作《蒙藏二女图》时亦称:

?#20102;?#20043;冬,予?#38498;?#35199;过青海,正?#29575;?#20116;日塔儿寺观?#24179;冢?#35199;藏蒙古之族毕至,月明三五,有女如云,讶其服饰古艳,曾为写《番女醉舞图》。


本幅创作于1943年,其祖本正在此。其时身为仁社栋梁的崔锡麟?#36865;镜?#24847;,正驻处兰州,在中国农民银行经理兼中央银行?#20154;?#34892;管理处兰州分处委员任上。因公务关系,又兼其人本来即雅嗜丹青,?#29232;?#31934;绘事和高层公关甚至本身即以四川的“袍哥”?#22312;迹?#21487;以视为上海青帮的巴蜀化)的张大千一见如故,并由此交相莫逆当是情理中事(根据此幅现藏家所述,张大千赠崔锡麟作有多件转入崔在仁社的同侪徐逸民,可证)。

微信图片_20190613165430.jpg

《蕃姬醉舞》,110×55cm,

香港苏富比,2013年春拍,成交价2308万港币


尽管尺幅偏小、设色古艳不及,但此幅与苏富比2013年春推出的《蕃姬醉舞》显同出一本,构图基本类似,在?#25215;?#23616;部的刻画——尤其是手部和面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见以下图片?#21592;取?/p>

张大千于是年?#25925;瘢?#23828;锡麟旋赴上海转任国民党三十二师少将参议兼三十二师司令部驻沪办事处处长,负责对社会各界劝募抗日军用物资。崔氏动用青帮的各种关系,出色地将大批物资?#37221;?#21069;线,因此先后两次受到蒋介石的接见和赞誉,颇饮时誉。

微信图片_20190613165435.jpg

《香供养天女》,82×41.5cm,

香港苏富比2013春拍,成交价2028万港币


?#36824;?#22823;概因为人生境遇不同,崔氏长于经营同党同侪同僚关系,却?#23621;?#25110;不屑于处理或干预亲属关系。坊间传闻,1946年左右,汪曾祺曾随父?#23383;?#38215;江拜见崔锡麟,以谋求差事,不想却遭到时任江?#24352;?#27665;银行行长的小姑爹的严厉申斥,以致两人此后多年?#26247;?#26469;往。

是作后转赠崔锡麟在“仁社”的同僚徐逸民。徐逸民最早于1932年左右与崔锡麟即同为“仁社”的主持人,两年后又同筹“洪门五行山?#34180;?#24352;?#22763;?#27515;后,“仁社?#31508;?#38469;上宣告解散,直至1948年,崔徐二人又通力合作,联合原社中耆老张竹平等人,为重组“仁社”费心竭力,并同时担任该社理事。

微信图片_20190613165440.jpg

《翠袖?#20804;?#22270;》,55×40.5cm,

香港苏富比2013年秋拍,成交价1024万港币


略有遗憾的是,因为保管不善,此幅稍有折痕,致白璧微瑕。?#36824;?#21407;裱?#25925;?#19968;?#21271;?#30041;,只是在特殊时期割去了天地杆,后来又因为装框而把天头地头均裁下置于框中画后保存。令人欣慰的是,尽管时间的尘?#25165;?#37325;、历史的洪流无情,但杰作的光芒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而它作为样本的价值则充分体现在两方面:于画主崔锡麟而言,此幅见证了彼时代的滚滚洪流并崔本人的长袖善舞;于作者而言,此幅则生动?#25925;?#20102;张大千的交游原则及阶品,同时也丰富了张氏此一罕见题材的作品库。

微信图片_20190613165445.jpg

《惊才绝艳》,135×57.5cm,

香港苏富比,2014年秋拍,成交价6620万港币



北京保利第48期精品拍卖会

中国书画专场

预展

6月20日-21日

北京时间博物馆

拍卖

6月22日上午9:30

北京时间博物馆



蛇和梯子免费试玩
自助取件柜能赚钱吗 福彩3D开奖查询 福彩3d玩法的中奖规则 体育直播视频 排列五计划 12选5技巧稳赚高手最新 雀魂 官方网站安卓 辽宁快乐12预测网站 安徽快3遗漏 大赢家时时彩计划软件 天津快乐十分18101001 闷牌技巧 快速时时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安卓版 拉霸有没有什么技巧 飞艇计划6码三期